新闻资讯
Group news
江苏宏丰木业有限公司    您的位置: 首页  >  新闻资讯  >  正文

三强争霸 智能音箱激战价格绝对不是唯一的法宝

2019年11月03日 文章来源:网络整理 热度:148℃ 作者:刘英

智能音箱这个美梦,终于到了要结束的时刻。

2月下旬,腾讯上线不到一年的第一款智能音箱“腾讯听听”被曝已经叫停。虽然腾讯听听方面未明确表示项目暂停,但是自去年9月开始,腾讯听听微信公众号就再未更新。

三强争霸 智能音箱激战价格绝对不是唯一的法宝

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,一直被人们认为没有做硬件基因的腾讯,此番,似乎还没有下定足够坚定的决心。

五年前,亚马逊发布首款智能音箱Echo,一次简单的涉足,却在往后的几年时间里影响了全世界的音箱、手机市场,尤其是在中国。

在线上流量愈趋昂贵的行业背景下,智能音箱成为继共享单车后,线下流量入口的兵家必争之地。

整个创投圈为之疯狂,大小型企业参与到风口大战中,跨行业跨领域的巨头们跑马圈地的步伐也从未停歇。除了互联网领域的大鳄,诸如联想、海尔、索尼等老牌制造业厂商也纷纷在布局智能音箱产业。

然而,热潮褪去,没有资金、技术、品牌保障的企业纷纷被迫出局,难逃倒闭、转型或者被收购的宿命。

被巨头裹挟着成长的市场,缺少的从来不是运气,而是奇迹。

被边缘化的创业者

对于智能音箱市场上中小创业者来说,艰难求生成了他们过去一年的关键词。

曾在行业中熠熠生辉的猎户星空也不例外。

就在刚刚过去的2月,据相关媒体报道,喜马拉雅出资3000万,收购了猎户星空公司的AI语音识别团队以及小豹AI音箱技术团队。

虽然猎户星空官方一直予以否认,但是,据资料显示,喜马拉雅和猎户星空已经联合成立了北京小雅星空科技有限公司,喜马拉雅作为大股东占股65%,猎户星空占股35%。

创立于2016年9月的猎户星空,是猎豹移动旗下一家致力于人工智能领域研究的AI创业公司,曾在被业界形容为“人脸识别年度世界杯”的微软百万名人识别竞赛中,夺得头魁,被誉为是中国人工智能行业在世界掷地有声的一次胜利。

创始人傅盛的2018新年演讲“杀不死我的,必使我更强大!”犹在耳边,盈利状况堪忧的困境也同样摆在眼前,内部资金链短缺的传言一直未有停歇。

一路下行的股价是铁铮铮的现实。从2014年上市以来,猎豹移动已从峰值的38美元一股跌到了7美元一股,市值只剩9.35亿美元左右。

此番“卖身”,对于猎户星空来说,是一次补血的机会。

而接盘方喜马拉雅,以广告、有声内容出版物为主要盈利方式,已成为中国最大的音频平台。数据显示,2018年12月,喜马拉雅APP的日活用户均值为1335.8万人,较9月增长了11.78%,总用户规模已经突破4.8亿。

小雅AI音箱,则成了喜马拉雅在智能硬件上,探索的新盈利模式,收购猎户星空更是意味着喜马拉雅正式布局智能音箱行业的决心。

同样被巨头收割的,更早的还有渡鸦。

2017年2月,百度以数千万美元的价格收购渡鸦科技。这是一个由90后吕骋带领的100多人AI创业团队。

当时,百度的这一举动,被外界视为其allinAI决心的表现。

巨头疯狂收割市场的前三年,其实已经有不少厂商在布局智能音箱产品。诸如小智、叮咚、Rokid若琪等一批初创企业。

直至2017年中期,行业突然呈现井喷式爆发。据相关数据显示,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,大量形状、功能各异的智能音箱纷纷投向市场,数十家相关企业投身此次战役,其中不乏像阿里、百度、小米、京东等互联网巨鳄。

处在食物链最底端的中小型企业,找到稳定的代工厂成为头等难题,进而受到影响的,则是对于企业来说至关重要的产品供货能力、质量以及硬件成本。

除此之外,对于智能音箱玩家来说,人机交互技术以及生态系统同样是悬在头顶的一道难题。

以智能音箱最常见的音乐功能为例,据36氪报道,智能音箱销量10万台,入门费通常40万~50万,最低也得30多万,不仅如此,每一台音箱还需要单独交费,如果超过内容商限定的播放次数,厂商也要再补钱。

对于拥有阿里大文娱的阿里,拥有爱奇艺、百度音乐的百度,拥有小米电视资源的小米来说,在内容资源上并不会有太多顾虑。

对于它们而言,布局智能音箱更多只是AI战略的一环,随时可以投入上亿元的补贴抢占市场。

指着靠智能音箱赚钱的中小创业公司,在巨头鏖战的战场上,只能成为“炮灰”。

虚假繁荣的“伪市场”

在中国,价格战似乎已经逐渐成了企业抢占市场,唯一且有效的手段。

有数据报告显示,2017年,中国市场全年智能音箱出货量只有150万台左右,其中囊括了超两千家中小型智能音箱企业的销量。

上一篇:特斯拉向中国多家银行贷款35亿元 用于上海工厂建设


下一篇:杰和2U四路关键业务服务器,计算能力和能效比强大

友情链接
Links
鸿运国际官网_鸿运国际备用网址